主页 > 游戏平台 >

你也许找不到比奥巴马更热爱游戏的美国总统了

编辑:小豹子/2018-07-04 19:08

  在奥巴马治下,美国最高法院曾经表示说,美国将对游戏的发行自由及其发表观点的自由作出保障——自此,电子游戏的地位与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以及杰克逊·波洛克的绘画一致。同时,奥巴马治下的联邦政府开始正视电子游戏与现实暴力的关系,而他们的专业调查让游戏得以正名。此外,奥巴马曾经在白宫为游戏开发者举办过第一届白宫游戏创作会(White House game 凤凰彩票网(fh643.com)jam),还为游戏竞赛举办过在线直播活动。

  很多人或许会说,奥巴马在其中并没有做多少事情,时代潮流让电子游戏登上了大雅之堂。确实如此,在奥巴马不少关于健身,教育以及儿童事务的演讲之中,电子游戏都被他用作反例。在奥巴马担任总统的早期,他曾经这样说:“放下手中的电子游戏,去过真正的生活吧!(Put down the video games and do something with your life)。但与此同时,在过去十年中,电子游戏要比此前更为深远地介入到了普通人的生活之中,作为总统,奥巴马当然不能忽视这股力量。

  你也许找不到比奥巴马更热爱游戏的美国总统了

  △

  奥巴马亲自为女儿购买《舞力全开3》

  那么,这是因为奥巴马只是因为在合适的时间做了这个总统吗?

  艾里克·马丁(Erik Martin)曾经为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提供顾问服务,他的回答言简意赅,“当然不是。”

  “我认为如果不是奥巴马在任上的话,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原因是奥巴马是一个超级极客(huge geek),从他上任开始,他就正确地对待了科技发展,”马丁说到,“他让合适的人管理科技,他们得以用自己的位置帮助包括电子游戏在内的科技事务发展;进而让这些东西发挥影响力。”

  本质上来说,在白宫期间,马丁负责的工作是成为奥巴马的“玩家专家”;而这一职务很可能在奥巴马之后不再设立。

  马丁表示,时任白宫科技办公室副主任的汤姆·卡里尔(Tom Kalil)在此期间的工作不可小视。他当时看到了有人使用PS3主机的集群运算来处理未知疾病研究的相关问题,并因此对游戏的潜力感到了兴趣。

  卡里尔当时聘请了一个研究基于游戏的学习过程的教育学专家,康斯坦斯·斯坦因库勒(Constance Steinkuehler)作为政策顾问。她当时的重点工作主要集中于使用电子游戏来解决包括识字,儿童肥胖以及STEM教育——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数学(Mathematics)——领域的问题。2012年,康斯坦斯离职,马克·德罗拉(Mark DeLoura)接手了这一位置;到了2015年,埃里克·马丁又继任了这一职务。

  你也许找不到比奥巴马更热爱游戏的美国总统了

  △

  奥巴马在办公室尝试VR头盔。

  “康斯坦斯有着教育研究背景,她此前就围绕电子游戏及其影响做了很多的研究,当时这些经验非常有用,”德罗拉说,“我接手职位的时候,则主要负责把业界影响带入办公室,我与不少业界人士谈过,并与他们商讨游戏与科技的关系。埃里克上任之后,又把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以及多元主义的影响带入了我们的办公室。”

  除了这些之外,白宫举办的各类活动也让游戏的地位更加上升。前面提到的白宫游戏创作会就是一例,它拓展了STEM的形式,并间接地在Twitch直播上为玩家们展示了奥巴马医保方案的潜力。

  马丁和德罗拉都同意奥巴马对游戏的兴趣让游戏得到了更广的泛用性以及更强的接受程度,他们也表示,一些关键性事件让奥巴马做出了这些决策。

  2011年,最高法院对电子游戏内容保护令的颁布,就是这样一个关键事件。

  “对我而言,这就像是炸开一池春水,”德罗拉说,“我们从21世纪初就开始在这方面努力,而最终最高法院保证了游戏的权利:游戏开始适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尘埃落定。这件事情的影响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大。”

  “这也是关于游戏是否与其他艺术作品一样具有各种权利论证的终点。”

  一年之后,德罗拉则又介入了另一个关于游戏的讨论之中。

  这一事件就是2014年12月份的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The 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 shooting)。当时,美国枪械协会的主席将这一枪击案部分归结于电子游戏。

  当时,德罗拉在职位上并没有呆很久,而副总统乔伊·拜登要求他对此事进行研究。德罗拉因此与康斯坦斯合作,与不少游戏业界巨头会面,并最终向拜登提出来一份简报。

  最终的结果不错,他们与拜登进行了一次友善的谈话。而拜登的态度则非常开放积极。

  德罗拉表示说:“他并没有指责我们,相反,他乐意学习新的事物。”

  最终,白宫呼吁疾病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进行一次关于游戏以及暴力的研究。但这项研究的预算凤凰彩票官网(5557713.com) 最终未能被拨发下来。

  马丁在白宫的时间有些“平静”,上周他离开时,没有其他人在那里接替他的位置。

  “(办公室风格)自然转型的后果,很大一部分就是人们会离开。”他说。

  约翰·霍尔登(John Holdren),科技政策办公室的总监也是离开的一员。正是在他的管理之下,游戏以及科技相关政策得以蓬勃发展。目前,新的科技顾问还没有决定,这一职位对于新上任的特朗普政府来说,颇为重要。

  德罗拉表示:“这一办公室的规模最终会根据主管个人风格以及所属党派决定。”

  而马丁对于未来游戏的分量——至少在白宫的分量——心存疑虑。

  “奥巴马总统意识到了技术的重要性,也意识到它能够改变世界,”马丁说,“他从来不耻于对那些可以作出改变的新事物提出问题。”

  “总有一天,游戏会对总统产生更多的影响。但我不知道在短期内会不会有一个像奥巴马那样热爱游戏的总统了。”【来源:Polygon 翻译:界面_刘言蹊】

  微信扫码关注咱的公众号哦

  

  福利准备中,赶紧先上车吧!

你也许找不到比奥巴马更热爱游戏的美国总统了